E品中文 > 网游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十九章 天机观的手段

中灵域,南州,知守楼。
典狱司,幽深的牢狱中。
一道模糊的身影被困于其中一间牢狱之中,身上被贴满了无数符文。
他的身躯正在颤抖,仿佛在承受某种痛苦,胸口处更是被贯穿,血肉在不断蠕动,却是始终无法愈合伤口。
在他面前不远处,有个面色冷酷,穿着典狱司修士统一服饰的修士。
这位典狱司修士盯着这个“囚犯”看了许久,面色沉重。
“嘴倒是严实。”终于,典狱司修士先开口道。
“你们知守楼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对我们浣灵宗下黑手,让宗主知道必定要你们好看!”那道模糊身影的声音无比狰狞与痛苦。
他视典狱司修士的话为无物,自顾自地威胁道:“你们就不怕挑起浣灵宗与大夏的战争吗?”
“在这种时候,你们还行自相残杀之事!”
“荒唐,荒唐!”
“白痴,”面色冷酷的典狱司修士双手抱胸,只是冷冷道:“既然动手了,此事我们就会做得天衣无缝,不会让消息外传的。”
“天衣无缝?”听到这个词,模糊身影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阴恻恻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在我们浣灵宗修士前,可没有天衣无缝的这个说法。”
原先还脸色冷酷的典狱司修士,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可是到了这时候,那个模糊身影却是不再说话与解释了,只是自顾自地发出疯狂的笑。
又盯着那道模糊身影看了一会儿,这位典狱司修士见再问不出什么,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铁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并没有想象中阴森的磨铁之声。
铁门外,是一道长长的甬道,甬道两旁有昏暗的光芒散发。
石道似乎是因为潮湿的原因略显湿滑,空气有些浑浊,与周围昏暗的光芒仿佛是融为了一体,仿佛这里是什么黄泉十八层地狱的凶恶之地一般。
相隔不远的另一间牢狱之中,几乎是同时,也是有一位典狱司修士走了出来。
不过,这位典狱司修士出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个属下,押着一个同样是满身被贴满符文的“囚犯”。
他摆了摆手,吩咐道:“将他带到乙字房。”
“是,大人。”两个属下应了一声,便是押着人先行离开了。
途中,他们还路过了先前那道模糊身影的牢狱。
他透过牢狱的栅栏,看见自己的同伴被人押走,瞳孔猛地缩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这边,两位典狱司修士打了个照面,对视一眼,交流了一番后,随后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最后两人沿着甬道一直走到尽头,进入一个干净明亮的房间。
此时,这个房间之内,早有两人在场。
坐在主座上的是一位女子,在她身后则是一个中年男子,脸色肃穆,一脸庄严之相。
两位典狱司修士一进来,便是行了一礼,恭敬道:“楼主,铁总司。”
随后,不待两位大人发问,他们已经主动开口说明情况,“什么都没问出来........
即使我们是用了惑心的手段,他们二人初时明明看上去是中招了,问其他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可一旦涉及核心问题,他们就会莫名清醒过来。”
“这样.......”那个被称作铁总司的男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对前方的女子轻声道:“水月观......楼主,成崖余与冷凌弃是我们南域典狱司审问手段最为出众的两人了,他们都问不出什么,其它人的手段就更没用了。”
“不过......”铁总司想了想,有些犹豫道:“虽然问不出太多东西,但是就这个反应,他们身上有大问题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要不要索性动用.......搜魂手段?”
“搜魂手段得到的东西都是碎片且不一定是有价值的。”水月观主摇了摇头,否定道。
“可是,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铁总司为难道:“至少是还有点希望,也总比像现在这样,无计可施,什么都问不出来得好吧。”
水月观主突然一笑,“谁说是无计可施了?”
铁总司一愣,随即错愕道:“楼主您有办法让他开口?”
水月观主微微颔首,“典狱司的手段是试过了,可天机观的手段还没试过呢。”
“啊?”铁总司微怔,疑惑不解。
按照水月楼主的意思,她们天机观是有手段可以应对当前的情况。
可术业有专攻,天机观在这方面,怎么可能比他们典狱司来得专业啊?
水月观主老神在在,轻声道:“进来吧。”
在场三人都是一怔,随即目光一转。
一个身材窈窕,相貌姣好,穿着道袍的年轻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师尊,”年轻女子一进来,先是对着水月观主行了一礼,随后又对其它三人不卑不亢道:“林瑶见过三位典狱司大人。”
啊?
这就是水月观主所说的他们天机观的手段吗?
.......一个元婴修士?
一个元婴修士,能有办法将他们都无法撬开的口给撬开?
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错愕与难以相信。
水月观主并没有多解释,只是对成崖余与冷凌弃道:“先前我吩咐你们问的消息,你们应当有问到吧?”
成崖余上前一步,恭声汇报道:“除了在问到核心问题的时候,他们两人会莫名回神,其它问题在我们的惑心手段之下,他们基本都是有问必答的。
楼主所关心的那些消息,都不是什么核心问题.........”
他们到现在还未想明白,水月楼主为何会关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好,”水月观主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那你们便将刚刚审问所得到的消息,尽数告知我这徒弟。”
成崖余与冷凌弃两人虽然不明白此举何意,但自然不可能是会有异议。
稍稍整理了一番思路,成崖余便是率先开口道:“我审问的修士名为杨屈定,是浣灵宗的高层修士,此次龙城关大批浣灵宗修士被调回中灵域之后,他是负责协调的执事修士之一.........”
有关杨屈定的详细消息,在成崖余的口中娓娓诉来。
待这边交代完,冷凌弃随后也开口介绍道:“我所负责的浣灵宗修士名为林山夜……”
林瑶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开口就一些细节认真询问道。
.......
羽魔城。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刻钟。
此刻,城内那鳞次栉比的建筑倒塌无数,死伤无数,遍地哀嚎。
城内数千的守卫军,早已是死伤惨重。
远处,陆青山高悬于天际之上,驾驭三柄飞剑在城内继续纵横睥睨。
在将那追杀出去的七十余名羽魔城七品魔修屠戮一空后,他便是回返羽魔城,再度展开一场屠杀。
他的三柄飞剑,恰似三道赤电冲起,犹如彗星横空而过,锋锐无比,摇曳出长长的尾芒,照亮这片天际,剑光贯通天上地下。
噗!噗!噗!
羽魔城的守卫军在陆青山的霸道飞剑前,毫无抵抗能力,只要被飞剑击中,就是栽倒,额骨被斩裂,淌出鲜红的血。
一场大乱被陆青山一人三剑所引发。
相比羽魔城的混乱与狼藉,在羽魔城中心,却是诡异的平静。
在那里生长着一株奇异植物,通体成墨黑色,叶子巨大,形如蒲扇。
有阵阵异香从它的叶子中散发而出,而在其如门窗般巨大的叶片间,则是结有一朵无比巨大的花苞,足有磨盘那么大。
花苞之中,魔气缭绕氤氲,正不断释放而出,还有黑光被释放,笼罩全城。
黑光流转全城,看上去异常绚烂。
人族城关有阵法守护,魔族的城池虽然没有阵法,但同样是也有着自己的手段。
这朵奇花便是羽魔城的底蕴。
它天生一道领域,范围恰好是笼罩整座羽魔城。
但凡处于领域范围之内的羽魔城魔修,战力至少都能够是提高两成。
除此之外,羽魔城魔修一旦受伤,这朵奇花所释放的魔气还会迅速帮忙治愈伤口。
这便是陆青山特地花费一番心思引蛇出洞的原因。
凭借山海之力与镇魔,他的确有莽的底气与实力。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是选择无脑莽。
这个剑修.......有点稳的。
在奇花的周围,还有近十位七品魔修聚集在一起。
奇花散发出凝成实质一般的黑光,形成一个光罩,将他们护持在内。
“我们真的要坐视这个人族剑修如此肆无忌惮地屠戮吗?”其中一个七品魔修脸色难堪,这般道。
“那还能怎样,城主与副城主可是高等魔帅,都同样是死在了这位人族剑修手上,我们若是离开黑魔花的守护,怕不是一过面就要死于非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已经传出求援讯号了,再撑一会,支援马上就会到了。”另一位魔修恶狠狠道。
在陆青山对羽魔城展开屠杀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不是反抗,而是躲到了黑魔花的护持之中去苟命。
明智的选择。
黑魔花不擅攻击,但论辅助与防御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
即使是顶尖魔帅,一时半会都无法攻破黑魔花的守护。
天穹之上。
陆青山睨了一眼那城中心的近十位七品魔修,并没有再对他们动手。
——他先前早已试过,要想破开黑魔花的防守领域,除非是动用龙雀破法,否则绝非易事。
他接着对羽魔城那些六品、五品的守卫军展开肆意的攻击。
片刻之后,羽魔城中已经是伏尸遍野。
以他的实力,斩杀这些五品、六品的魔修,并不是多难。
这时。
一道灰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速度极快,一闪而过,奔着他飞来,最后是冲到了他跟前。
正是西鼠大王。
“陆青山,搞定。”西鼠大王无比兴奋,一副立了大功的样子,它的口中,正衔着一枚储物戒。
“我把他们藏宝库给搬了个空!”小鼠妖邀功道。
“做的不错。”陆青山点了点头,接过储物戒,神念一探,发现里面是满满的各种矿物、材料、书籍,还有魔兵等等......
贼不走空。
在这一行极有天赋的西鼠大王,于极短的时间内,就把能找到的东西都掏了个空。
我愿称你为寻宝鼠.......陆青山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他又看了眼已经是满地废墟的羽魔城,心念一动,收回三柄飞剑。
“该走了。”
他从未小瞧魔族。
今日,他制造出如此大的动静,怕是早已惊动了魔族真正的强者,想来这时魔族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
没有太多时间给他耽误。
“要溜了吗?”西鼠大王贼眉鼠眼,眼珠子滴溜溜一转。
“战略性撤退。”陆青山纠正道。
随即,他二话不说,御剑陡然飚射而出,迅速远离羽魔城。
虽然人魔两方都默认不动用七品以上的战力,但那指的是正常情况。
他此刻行的可是屠城之举,魔族派出八品魔修前来支援羽魔城完全有可能。
再不走,等着被砍死吧。
八品魔修,打是肯定打不过,若是真的遇上了,他甚至是想逃命都难。
.......
同一时间。
南州知守楼,典狱司之中。
潮湿的气味,混着鲜血的腥气,在囚室中开始发酵。
哒哒哒的脚步声开始响起。
脸色苍白的杨屈定听到脚步声,眉头不由蹙起,艰难地抬起头。
随即,他看到先前刚被典狱司修士所带走的同伴林山夜,又被带回来了。
不过是被带走短短的一个时辰,林山夜仿佛是经历了十天十夜的折磨一般,面色煞白,浑身血肉模糊。
是终于忍不住开始动用暴力手段了吗?
杨屈定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对于他们而言,最没用的手段,便是暴力逼供了。
他相信林山夜一定什么都没说。
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典狱司修士竟然没有再将他们二人分开囚禁了,而是将似乎已经奄奄一息的林山夜径直扔进了他的囚室之中。
嗯?什么情况?
杨屈定身为浣灵宗执事,懂得东西并不少。
类似这种两个囚徒一同被抓住,欲要审问的情况下,就一定要将他们分开才是。
不然两个人呆在一起,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对口供,意志反而是极难动摇。
典狱司修士将林山夜扔下之后,便是离开了。
此刻,他们两人的身上都被贴满了诸多符文,这让他们无法动用体内元力,也就无法自杀,除此之外并不限制他们说话。
至于凡人所谓咬舌等自杀方法,对修士来说是根本行不通的。
咬舌?
以修士肉身的强大,在无法动用体内元力的情况下,他们还真不一定是能将舌头咬断。
而且就算咬断了,以修士肉身的强大,根本是不足以致死,属于“发现的再晚些,伤口都要愈合了”级别的伤势。
“林山夜,什么情况?”见典狱司修士离开,杨屈定连忙开口询问同伴的具体情况,“他们把你带走做了什么?现在怎么又把我们两人关在一起了?”
“咳咳.......”林山夜似乎是受伤极其严重,声音嘶哑,咳嗽了两声,才艰难开口道:“他们见惑心手段无用,便恼羞成怒,想要通过暴力手段逼迫我开口.......”
“呵呵.....”杨屈定闻言,扯了扯嘴角,讥讽道:“真是可笑,惑心手段都无用的话,用刑就更没用了。”
他都没问林山夜是否开口,便断定他什么都没说,无比自信。
“的确......我又怎会怕区区刑讯手段呢?”林山夜隐藏在阴影中的面庞下,眸子中突然泛起一道精光。
只是,杨屈定显然并不会注意到这一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