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2123、不正常秘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似乎这是一句灵魂拷问,瞬间把大家给问懵了。
对啊,陈莉图啥?
那当然是图他邹雄的钱了,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王警官道:“难道不是图钱吗?”
“是吗?可你们知道吗?陈莉家可是住别墅的。”
何军一句话,瞬间又把这个问题给抛了回来。
王警官目光一怔,有些不可置信道:“陈莉家是住别墅的?那就是很有钱咯?确定不是农村自建房的那种别墅吗?”
“城区。”何军再次确认着说。
这下王警官有些不澹定了,也是没好气道:“邹雄那家伙,虽然没见过,但是看过他的照片,却是跟一表人才沾不上边。”
“论颜值,连我们刑侦队垫底的何俊超都比不上,可论财力,陈莉能在江南市城区有套别墅,那家庭条件也不错啊。”
“可就这样,她陈莉会图她邹雄的钱?”
“对呀,我也很想知道。”何军也是大会所问的说。
顾晨眉头一蹙,问何军:“何先生,陈莉家的家庭条件,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认识陈莉?”
“呃……”
似乎是顾晨的一句话,让何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愣了许久之后,眼看在警方面前也装不下去了,于是何军破罐子破摔,直接坦诚交代道:
“我不认识陈莉,也从来没见过陈莉。”
“那就奇怪了,你既然不认识陈莉,那又怎么对陈莉家如此清楚?难道说……你私下去调查过陈莉?”卢薇薇显然是看出了猫腻。
尤其是刚才何军谈起陈莉时,那种释然的感觉,根本是很难装出。
何军现在有些尴尬,似乎感觉自己是说太多,现在露出马脚,反而被警方识破。
袁莎莎见何军闭口不谈,也是赶紧催促着说:“何军,你到底认不认识这个陈莉?”
“不认识。”何军依旧摇头。
“那你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出陈莉这么多信息,如果你不认识陈莉,又怎么会对陈莉的学历和家庭背景如此熟悉呢?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话音落下,审讯室内再次陷入到死寂状态。
何军低着头,也是一脸懊恼。
在反复内心纠结后,何军抬头看着顾晨,坦诚道:“顾警官,我的确不认识陈莉,但是因为我视邹雄为眼中钉。”
“而且我又在跟邹雄打官司,我必须要对我的对手做到知己知彼。”
“之前,我也是通过多方途径得知,邹雄身边有个挺厉害的秘书,跟着邹雄一年多,并且协助邹雄,将他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当时就是感觉挺好奇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帮助邹雄?”
深呼一口气,何军又道:“于是,我开始让人去调查这个陈莉。”
“这年头你知道的,只要有钱,你可以打听到许多消息。”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陈莉,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才华横溢,无论长相身材都是出类拔萃。”
“这种人,我也很难想象,为什么会跟邹雄扯到一块去?”
“那会不会是邹雄追求陈莉呢?”卢薇薇也感觉,以邹雄这种情况,基本上跟陈莉是很难有交集的。
但是陈莉在邹雄公司上班,以刚才何军对邹雄的了解,邹雄肯定会对陈莉各种殷勤。
或许邹雄身上有着自己的某种特定魅力吧,而陈莉也是一个品味独特的人,因此两人才走到一起也说不定。
当然,这些完全都是卢薇薇自己的假设。
但此刻的何俊却是摇摇脑袋,否认着说:“恰恰相反。”
“恰……恰恰相反?那就是说,是陈莉追求的邹雄?”卢薇薇短暂犹豫两秒,立马又挥手自我打断道:
“不会的,怎么会呢?”
“你又猜错了。”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何军立马又反驳着说。
这下轮到卢薇薇不澹定了,也是目瞪口呆道:“所以,真的是陈莉追求的邹雄?”
“嗯,也不是很准确。”何军再次模棱两可的说。
王警官“啧”了一声,也是没好气道:“诶我说何先生,你这说话也自相矛盾啊。”
“既然不是邹雄追求的陈莉,也不是陈莉追求的邹雄,那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去的?”
“我是说,陈莉虽然没有追求邹雄,但两个人在一起,是陈莉主动接近的。”
何军一句话,瞬间又让审讯室安静下来。
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没听明白何军的意思。
顾晨也是在短暂平复下心情后,这才说道:“何军,你不妨把你知道的东西说出来。”
“好吧。”闻言顾晨说辞,何军叹息一声,这才缓缓说道:“其实,事情也没这么复杂。”
“根据我调查陈莉的情况来看,这个陈莉,毕业之后,正巧赶上了邹雄贸易公司的招聘。”
“于是陈莉主动来邹雄这家贸易公司应聘,据我了解,当时邹雄还是有自己的秘书。”
“但是陈莉来了之后,那名秘书没过多久就离职,紧接着,陈莉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邹雄的秘书。”
顿了顿,何军也是犹豫着说道:“就这样,陈莉在这将近两年时间内,一直担任邹雄的秘书。”
“而且邹雄对于陈莉这种秘书,那也是相当宠爱,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公司也在这两年,发展的相当迅勐,这许多都是陈莉的功劳。”
“陈莉真有这么厉害?”卢薇薇越听越不对劲,越听越感觉这个陈莉,似乎有点女强的意思。
但何军却是肯定道:“这还用说吗?许多大项目大生意,都是邹雄带着陈莉,一起谈下来的。”
“可以说,陈莉的个人魅力,让邹雄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感觉陈莉就是上天派来帮助他的。”
说道这里,何军却又有些忧愁,双手不自觉的搓了搓脸,这才又道:
“你们知道吗?这是我最担心的,竞争对手身边,有个强劲的帮手,这对于我跟邹雄打官司非常不利。”
“所以,我也一直在想办法,认识这个陈莉,我甚至让手下的亲信,去主动接近陈莉,就是想从陈莉那里知道,关于邹雄的一些软肋。”
“以便在以后的官司中,搬倒这个混蛋,可陈莉似乎对邹雄是死心塌地,根本不会出卖邹雄。”
躺靠在座椅上,何军也是一脸无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邹雄的身边会出现一个陈莉?”
见一脸落魄的何军,似乎在对付邹雄方面,没有任何办法。
顾晨心里同情他,但同时也是提醒着说:“何先生,虽然我知道,你跟邹雄之间的恩怨,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破解的。”
“但我同时也要提醒你,如果你为了报复邹雄,而做出什么出格的,违反法律的事情,我们同样不会放过你。”
“呵呵。”听顾晨这么一说,何军微微抬头,也是苦笑不已道:
“顾警官,如果我要对邹雄不利,我早就出手了,你认为邹雄还能每天安全的回到家中吗?”
“我要真想干掉邹雄,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呢?我可以雇佣一些无业青年,假装醉酒青年,给他邹雄来一顿身体暴击。”
“我还可以想出许多办法对付邹雄,但我并没有这样做。”
“那是因为,你忌惮邹雄的岳父。”这边何军话音落下,顾晨的一句话,瞬间又让邹雄尴尬不已。
王警官也是补充道:“没错,你的确忌惮邹雄的岳父,你自己也说了,邹雄的岳父,当年也是混社会的。”
“手底下要好的兄弟有许多,只要一声令下,许多人都会帮忙出手。”
“所以你忌惮邹雄的岳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邹雄,所以你必须要暗地里搞小动作,是吗?”
“这……”何军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死鸭子嘴硬道:
“虽然,你们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没错,我是忌惮邹雄的岳父,但那也只是暂时的。”
“邹雄的岳父,现在只喜欢待在自己的小世界,小巷子里,跟街坊邻里打牌喝茶,没工夫管着外头的琐事,也不怎么过问。”
“否则,邹雄能在自己妻子出国之后,在国内各种肆无忌惮的潇洒吗?”
“就算邹雄的妻子会放过他,邹雄的岳父也不会答应,我有忌惮,但并不是不敢做。”
瞥了眼正用一双犀利的眼神盯住自己的顾晨,何军又道:
“顾警官不是也说过吗?如果但凡我用违法手段去报复邹雄,你也不会放过我。”
“我当然也知道这点,所以我不会这样做,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这个陈莉,想从陈莉这里,知道关于邹雄的情况。”
“商战讲究知己知彼,如果自己这边的底牌被对方知道,那么不管你之前是多么大的公司,那也很有可能输的只剩底裤。”
“所以,这是一种战略性试探,是了解我对手的一种手段。”
“行了。”顾晨打断了何军的说辞,也大概了解了一下何军的内心想法。
从自己刚才跟何军打交道的一系列情况来看,这家伙虽然报仇心切,但似乎也知道底线。
只是想在商场上击败邹雄,以报当年的背叛之仇。
小的侦查手段或许用了一些,但并没有触犯法律底线。
而且何军似乎也是个胆小的家伙,忌讳邹雄岳父背后的关系网,因此才不敢动邹雄。
但是从何军口中,顾晨也察觉到,似乎这个陈莉更加可疑。
似乎不是简单的找工作这么简单,似乎就是在无条件的帮助邹雄。
都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就是价值交换。
陈莉可以给邹雄提供事业上的帮助,当然也包括身体上的帮助,这是邹雄目前所需要的东西。
但反过来,邹雄给陈莉发工资,也包括情感上的帮助。
但这是陈莉需要的吗?
以陈莉的条件,她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可她却愿意待在邹雄身边,而且一待就是将近两年。
如果说,陈莉是为了邹雄的钱,似乎感觉是理所应当。
可陈莉家跟其他那些做过邹雄秘书的女人不同,陈莉家境殷实,似乎根本不用为钱的事情去操心。
家里能在市区内住上别墅,那也是非富即贵。
而从小家庭条件好的女人,似乎对钱的看重程度并不会很高。
因此,陈莉为了钱而跟邹雄在一起,似乎这种想法就很难站住脚。
可要说论身体上的安慰,邹雄就属于那种典型的油腻男。
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可就这样一个人,能让陈莉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似乎很难不令人怀疑。
这也是为什么?何军会对这个陈莉感兴趣,并且派人去私下调查过陈莉,问题就在这里。
陈莉的可疑之处,似乎就在于他的选择。
按理来说,这是陈莉的私事,大家本不该过问,但是涉及到一系列人口的失踪,顾晨感觉,自己有必要去陈莉家好好调查。
正好陈莉也失踪在仙女峰,这给了顾晨可以去陈家了解情况的机会。
在完成对何军的审讯工作,没有发现何军的任何违法行为后,顾晨暂时将何军放了回去,带着自己的团队成员,重新返回刑侦队。
而此时,坐在电脑前的何俊超,则是不停的打喷嚏。
一个接着一个,似乎没完没了。
卢薇薇坐在座位上,拿起自己的小熊保温杯,轻轻抿上一小口,这才好奇问道:“诶我说何俊超,你是不是晚上睡觉蹬被子感冒了?”
“你才晚上睡觉蹬被子呢,啊……啊……啊嘁!”
话音落下,何俊超又是一个大喷嚏。
随后何俊超拿起桌上的纸巾,对着自己的鼻子擦拭两下,也是不由分说道:
“我估计是哪个傻帽在背后说我坏话来着。”目光看向卢薇薇,何俊超先入为主的指向卢薇薇道:
“说,是不是你卢薇薇?”
“我?”卢薇薇表情一呆,也是嗤笑着说道:
“我没事说你坏话做什么?你干嘛不去问问老王?”
闻言卢薇薇说辞,何俊超顿时又将目光看向王警官。
此时的王警官,正端着保温杯,喝着枸杞茶,见卢薇薇祸水东引,王警官回头一想,自己刚才在审讯室内,好像的确说过。
关于邹雄的颜值,连刑侦队颜值垫底的何俊超都不如,心说我也就只说过这一句坏话啊?也不至于打这么多喷嚏吧?
这得是得罪多少人?才会被反噬成这样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