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重生替嫁小绣娘

第323 人尽其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若是张叔觉得这猪能要,那就过年再卖给张叔。”方蒋氏张嘴,冯轻却更快一步开口,“张叔你看,娘前些日子都不在家,猪也饿瘦了不少,以前这猪可肥壮了,我想着等娘再喂一两个月,应当还能长个十多斤二十斤,到时候张叔不是也能多赚些?”


虽过年时买头猪要比平日贵,可他卖出去的时候,一斤也比平日要贵三四个铜板,如此一比,还是过年再买划算。


张屠夫想明白了,他跳出猪圈,跟方蒋氏说“我觉得侄媳说的对,嫂子,要不你再喂两个月,到时这猪我都收了。”


冯轻这番话不光说服了张屠夫,也让方蒋氏心思动摇,张屠夫面前,她也不好不给三媳妇面子,便点头,“那成,过年时,这猪我还卖给你。”


张屠夫离开后,冯轻试探着问“娘,你是不是担心办席面的时候没银子?”


“我——”她想说我有。


“三媳妇,娘有。”方蒋氏打断冯轻的话,两人就在院子里说话,声音不小,若是大郎媳妇有心听,还是能听得到,她不想再节外生枝,若是周小花知晓冯轻赚的那么多,怕是还有的闹。


她刚回来的时候,三郎给了她银子,办席面足够的,方蒋氏原本想着不用几个孩子的银子,卖猪也是一时兴起,听了三儿媳的话,方蒋氏也觉着自己太冲动了。


罢了,过年就过年卖。


婆媳两人话刚说完,秦淑芬抱着文砚出来了,她回头望望,看着方二郎鼓励的眼神,深吸一口气,忍着心疼将手伸了过来,“娘,这有一两银子,给你办席面用。”


一两银子可不少,方二郎这大半年省吃省喝的,统共攒了不到六两,给了方蒋氏三两,又给秦淑芬花了些,如今再拿出一两,他手里就干干净净了。


秦淑芬没有周小花那般抠搜,可方二郎赚的银子她也不太舍得拿出来。


可想到三弟妹还给她买钗子了,方二郎还说她带着好看,秦素芬就不好不出银子了。


“我银子够了,你们都别操心了,谁也不准再给我。”虽然大郎两口子让她太过失望,可经过分家一事,二郎两口子倒是有长进,尤其是秦淑芬,虽然仍旧好吃,却知道干活了,虽然她干完,方蒋氏实在看不上眼。


秦淑芬倏地收回了手,她回头朝自己屋喊,“相公啊,娘不要。”


跟方大郎两口子不同,方二郎两人的银子都是方二郎收着,主要是秦淑芬自己没啥定性跟自持力,银子到她手里,绝对没有剩的。


这婆娘!


方二郎一早去割了猪草,等回来时,听说三郎考了案首,连县令公子都来了,他满身的脏污,怕给三郎丢脸,赶紧回屋去换了。


这不,衣裳刚换好,就听到外头动静了,他原本想出门阻止方蒋氏,冯轻却快了一步,他这才没出来。


“娘,三郎考中是咱家最大的喜事,可得大办一场,咱请全村的人来吃,银子儿子还有,娘你一定要收下。”方二郎拿了银子,往方蒋氏手里一塞。


他是儿子,成年之后跟方蒋氏也不好过分亲近,可心里对方蒋氏的敬重却一分不少。


“娘都说了还有。”那三两银子是方二郎私下给方蒋氏的,秦淑芬不知道,方蒋氏怕引起两口子的矛盾,也没敢提,“你快拿回去,给文砚买些衣裳跟吃的。”


“娘,要不你还是收下吧,你两这样来回的推拒,我都要馋了。”秦淑芬心痒啊,这一两银子够买好几个月的零嘴了。


方二郎再把银子往方蒋氏手里放,他都快急出汗了。


“娘,我去抓几条鱼。”方二郎窜出去了。


堂屋的门打开,方铮走了出来,后头跟着邓昊然。


“二哥。”方铮喊了一声。


方二郎脚步一顿,他僵硬地回头,有些缩手缩脚的,方二郎虽比方大郎大方开朗些,可面对身份比他高出不知几等的县令公子,方二郎就胆怯。


“三郎,咋啦?”方二郎笑的都像哭。


“邓公子想认识二哥。”方铮错开一步,他站在冯轻身旁,露出面带标准贵公子笑容的邓昊然。


邓昊然心里的小人被气的跳脚,他哪里就想认识方家其他人了?


莫说方二郎了,就是县城那些有头有脸的年轻公子,也没几个是他看得上眼的。


不过跟方铮打了好几回交道,邓昊然知晓方铮在某些事上是很小心眼的,若是今天他不摆出一副想结交方铮兄弟的脸来,怕是回了县城,方铮就能不认识他!


“是叫方二郎吧?”要邓昊然跟方二郎立马称兄道弟,那也不可能,邓昊然仍旧端着一副贵公子的派头,他矜贵地询问。


县令公子屈尊降贵的问他姓名,这足以让方二郎激动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他连忙点头,“是,是,我是三郎的二哥。”


咳咳。


邓昊然折扇遮着嘴角,觉得方铮这位兄弟倒是有几分趣味。


“他爹,你别怕,县令公子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跟咱都长得一样。”自家男人这般拘谨,秦淑芬顾不得怕,她挡在方二郎身前,故作镇定地劝道。


事实上,她也心绪不稳。


她是见过邓昊然的,那时候人多,她躲在冯轻后头就不那么怕了。


这回是直直面对邓昊然的,虽然邓昊然脸上是带着笑的,秦淑芬仍旧腿肚子打哆嗦,她怕自己这话惹怒县令公子,他回头再找人把她下了牢狱。


方才离开那些官差手里的道可不是拿着唬人的。


她要是被下了狱,二郎咋办?


文砚咋办?


她咋办?


这种事情不能深入的想,越想越怕。


秦淑芬求救地看着冯轻。


三弟妹真是厉害,竟然面不改色。


都如此境地,秦淑芬还有空暗暗称赞一番冯轻,不得不说,这秦淑芬是蠢到深处自然萌了。


“邓公子方才不是说有物件要送给我小侄子做见面礼的吗?”方铮的话打破了满院子的寂静。


邓昊然暗暗瞥了方铮一眼,他何时说过?


“是啊,本公子是说过。”邓昊然咬牙,哪怕是在他看不上的人面前,他也是要面子的。


邓昊然在怀里摸啊摸,摸出来一块玉牌,悬在文砚眼前,嘴里说“这孩子倒是长得好。”


“娘——”文砚抓着玉牌,朝邓昊然喊了一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