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重生替嫁小绣娘

第350章 可人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冯轻吸了吸鼻子,闻着味道还挺香,她松口气,停了火。


正待她转身,院门被敲响。


三长两短。


这声音是她单方面跟方铮约定好的。


顾不得满身烟火味,冯轻起身,轻快地朝外跑。


门还没开,已经喊出声来,“相公!”


“娘子慢些。”隔着院门,方铮都能听出冯轻气息的不稳,他柔声提醒。


打开门,外头除了方铮,并无先前来回走动的人。


她朝方铮招手,笑声就溢出了嘴角,“快进来。”


一步跨入门,方铮还来不及说话,怀中就冲过来一道娇小身影,他单手扶着人,另一只拿着书袋的手还不忘关上院门。


“相公,今天上课,感觉如何?”眷恋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冯轻点了点头,又笑道“嗯,身上没有旁人的味道。”


饶是方铮再淡定,听到冯轻这般无厘头的话,也禁不住失笑,他揉了揉冯轻的后颈,扯开她头巾,回道“先生博学,同窗和睦,为夫在城县学还好。”


县学是官学,凡是入学的秀才皆是免束脩,每日午时还有一顿饭,因方铮是案首,县令大人特意奖励了十两银子。


这是每年院试案首都会得的。


学子们多是羡慕,得了银子是其一,最重要的是名。


顿了一下,他这才笑“娘子放心,为夫身上可不会出现除了娘子之外,旁人的味道。”


这些事情方铮不会跟冯轻撒谎。


两人一整天没见着,不光冯轻想他,方铮也是极想娘子的,每每想到娘子时,他总忍不住摸着书袋,似乎这样就能触碰到娘子。


冯轻飞了一眼,没忍住,笑开,她拉着方铮往里走,“相公回来的正好,鱼汤已经好了,我给相公盛一碗。”


趁着冯轻去盛鱼汤,方铮放下书袋,洗了手,跟着去了灶房。


“尝尝,看我手艺有没有见长。”冯轻催道。


跟方铮正好相反,冯轻似乎对厨艺有一种天赋,刚会做饭时尚看不出来,直到来了县城,她单独掌勺时,她才渐渐发现这一点,方蒋氏教她的菜色,做第一遍时,味道许是一般,多做几回之后,那味道虽不能跟方蒋氏比,却也是比一般人好的多了。


方铮尝了一口,随即肯定道“饕餮美味。”


扑哧——


“相公啊,你的诚实呢?”冯轻还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


“不信娘子尝尝。”方铮一脸认真,似乎并不明白自家娘子到底为何发笑,他将碗递到冯轻嘴边。


这表情还真唬住了冯轻,她喝了一口,咂嘴,“味道还行啊,但是比不上娘做的。”


“娘子再尝尝。”方铮皱眉,似乎越发不解了。


冯轻又尝了一口。


随即疑惑地看向方铮,“相公,你是不是太饿了?”


饿了吃啥都香。


方铮摇头,“为夫不饿,是这鱼汤鲜美到——”


“恨不得吞了你自己的舌头?”冯轻接了一句。


方铮嗯了一声。


“夸,你再接着夸,夸到我看不清自己的时候,我就去应聘御厨。”冯轻捏了他胳膊一下,哼道。


“何为应聘御厨?”方铮开口问的时候还不忘把碗再次递到冯轻面前。


冯轻正思索着如何回答,没意识到自己将鱼汤喝的就剩下碗底了,“就是去皇宫里当御厨。”


“那怕是要让娘子失望了,要成为御厨,娘子有两条路可选,一是家族世代相传,看岳父那嘴笨手拙的模样,这条路娘子是走不通的,其二便是经过层层选拔,娘子需要有拿手好菜,足够的力气,便是进了皇宫,也只能在御膳房熬上最少十年,才能成为掌勺的御厨。”


明亮的大眼满是不敢置信。


方铮就喜欢娘子这双干净到能看清任何心思的眼,他附身,亲了亲冯轻的眼角,而后笑道“还有一点娘子许是不知道,大业女子是不能进御膳房的。”


“那你前面说那么多干啥?”冯轻又斜了他一眼。


“哄娘子喝鱼汤。”方铮理所当然地开口,而后将空碗送到冯轻面前。


要论心机手段,冯轻拍马都赶不上方铮的,她无声接过空碗,转身又给方铮盛了一碗,待方铮接过碗,她干脆后退一步,警惕地说“我不能再喝了。”


“嗯。”方铮是知晓自家娘子的胃口,他没再多劝,自己喝了鱼汤。


“相公先去歇着,我再炒个菜,咱们就吃饭了。”冯轻将人推出灶房,眼见着方铮又要转身,她先开口,“不准再跟进来。”


方铮若是在身旁,她怕自己会发挥失常。


方铮一脸无辜,“可是为夫就想看着娘子做事。”


咬了咬牙,冯轻干脆说“那相公就坐在门口,读书给我听。”


这些日子,方铮比较沉迷逗弄自己,他已经许久没有读书给她听了。


方铮没拒绝,果真是拿了本游记,坐在门口,给冯轻读起书来。


都说小别胜新婚,两人不过一个白日没见,再见时,便有数不清的话要说,多数是冯轻在说,方铮偶尔附和,而每每方铮说的一句,都能勾出冯轻接下来的许多话。


两人一直聊到吃完了饭,又洗完了碗,顺便还在院子里走一圈,消了食。


等天色暗下来,两人洗漱好,回了屋,方铮便将十两银子拿出来,交给冯轻。


“相公自己拿着。”冯轻没接。


方铮摇头,白皙的面上是委屈,“娘子是看不上为夫的银子吗?”


“当然不是。”冯轻二话不说,接了过去,她实在看不得方铮脸上这种像无辜,又像是控诉的表情。


方铮这才满意,他抱着娘子,心软成一片。


他的娘子怎会如此招人疼?


今早去了县学,他才发现书袋里被冯轻悄悄放了五两银子。


这五两银子他自己留着了,没一并给娘子。


今日两人都忙了一日,几乎是刚躺下,冯轻眼皮子开始耷拉下来。


“娘子明日可否空出半日时间来?”似睡非睡间,方铮突然出声。


“怎么了?”冯轻勉强撑着眼皮问。


“县令夫人怕贸然上门会吓着娘子,便托邓昊然给为夫带了口信,邓夫人明日会请娘子过府一叙。”


瞌睡瞬间没了,冯轻微微仰头,“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