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亮剑之浴血抗战

第六百九十九章盘点家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场之人在来之前,两个军区的领导干部肯定对此次日军的大扫荡有所推演,周维汉来之后又针对日军的作战部署在军事沙盘上进行了预演,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的想法。
副总参谋长点名要听一听周维汉的想法,周维汉也没有客气,直接说道:“在来之前,我已经派侦察连进入商丘、兰封、开封乃至新乡等地,对当地的日军情况进行伪装侦查,想必很快就会有情报传来,关于这份由内线递上来的日军作战部署,其真实性还是有待确认的!”
“不过仅针对这份作战部署来看,除了三十二师团这支日军有将近9000名日军的兵力,其他几路日军兵力以咱们八路军的实力还是可以应付的,最起来可以拖延几天!”
“我的意思是与其分散兵力,疲于应付,不如集中兵力断其一指!”周维汉说道。
“哦,那你准备选择哪一路日军?”副总参谋长问道。
“就选这支从华中调来的日军十六师团的日军开刀,其主力只有一个步兵联队,随军作战的那十二门火炮并足以对我军造成威胁!我部可调遣三个主力团,同时集中空中火力以及地面火力进行立体式火力覆盖,争取在一天之内,消灭这伙日军!”周维汉说完环视在场众人,似乎在等众人的看法。
“按理说都挑软柿子捏,你怎么偏偏选了一块硬骨头?”副总参谋长笑道。
“对啊,万一到时候战局僵持不下,其他路的日军很容易合围过来,相比占领一城一地,日军恐怕更愿意优先消灭我军一部主力!”谭林同样对周维汉大胆的设想产生忧虑。
李云龙听到周维汉的设想之后倒是咧嘴一笑,明显是打心眼里赞同周维汉的想法,毕竟到时候他李云龙是当仁不让的前线总指挥。
李云龙刚想张嘴支持一下,却被周维汉挥手制止了:“说这伙日军是硬骨头倒是不差,但是咱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
“其一,这伙日军是从华中来的,对鲁西南的情况并不熟悉,商丘的日军肯定是会增派向导,但是我看资料上的内容显示,这伙日军相当的狂妄,丝毫没有把咱们八路军放在眼里,与商丘的日军这几天的相处并不融洽,甚至产生了争执,这就是咱们的一个机会!”
“并且,同志们仔细看一下陇海铁路沿线的日军,徐州、开封等地,在日军出兵之后,依旧会有相当数量的日军,但是商丘、兰封等地却兵力异常空虚,守城有余,但要是想出兵增援,还是需要掂量一下的!”
“同时,其左翼,进攻东明的三十五师团的日军以及右翼进攻湖西根据地的二十一师团的日军,即使没有遭到我部阻击,短期间内,仅靠两条腿,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赶赴战场增援!”
“这就是咱们的机会,在其他路日军反应过来之前,一口吃掉这伙日军!”周维汉斩金截铁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如果计划成功,届时我部主力可分兵两路,支援左右两翼正在与日军交战的兄弟部队,如此一来,人数上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胜算会大大偏向我方!”
副总参谋长听后,并没有立即给出回复,反而闭目沉思了一会:“嗯,此计划可行,但是一定要快,湖西以及东明两个方向不用考虑一城一地的得失,根据地有很长的战略纵深,国军那套用空间来换取时间的做法是可行的,如果日军兵锋太盛,可以相机后撤,或许可以在定陶、河泽周边选一地方歼敌!”
这支从华中来的日军其指挥官是师团参谋长中泽三夫,大左军衔,按照冈村宁次的意思,这伙日军北上之后,要听从三十五师团的调配。
在参加完作战会议之后,这支日军却被三十五师团师团长原田熊吉分配到了商丘作战,随同作战的仅有绥靖军,而商丘城内的日军,无论是荒木贞博还是黑岛森田同样是大左军衔,再加上与八路军作战接连失败,显然没有被中泽三夫放在眼里。
若是正常人看过作战部署之后,肯定是认为原田熊吉有让其当炮灰的嫌疑,但是中泽三夫却认为此乃获得战功、炫耀十六师团荣光的良机,并没有反驳。
但却在当场大放厥词,我部皇军会一举重创鲁西南地区的土八路,本人需要此次的指挥权,其他无关人等不得干涉,做好后勤工作即可等等不合时机的言语。
这话一出,无异于是在在打骑兵第四旅团的脸面,参会的荒木贞博与黑岛森田两人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心里暗暗骂娘。
战斗还没有正式打响,双方指挥官之间就产生了芥蒂,这第一点在黑岛森田递上来的资料中记载的尤为详细,显然黑岛森田将其恨之入骨。
纵观日军的各路大军,三十二师团明面上兵力最多,但是鲁西军区仅需抗住这一路日军即可,同时又可依靠战略纵深向西边打边撤,相较冀鲁豫军区,压力要小得多。
反而处于三十五师团主力以及两濮地区日军夹击之中的东明境内的武勤三团、40团压力最大。
说来也是令人发笑,武勤这个堂堂漳北军分区的**员,如今却一直被安排在鲁西南军分区下属的东明县驻扎。
随后在场众人就当前的形势制定了多套作战方案,会议临近结束之时,副总参谋长突然说道:“刚才咱们只是说了如何应付,但是却没有说具体做什么部署,安排多少兵力,这件事你们可以回去自行安排,对于你们冀鲁豫军区、鲁西军区的实际情况,你们心里有数,我心里现在大概有数,现在交个实底,也好让我和老总他们都放心不是?”
周维汉与鲁西军区的杨**闻言,两人相视一笑,显然两个军区的实力与之前相比都有了不小幅度的增长。
“参谋长,其实之前上报的人员编制并没有多少水分,当前我鲁西军区教导三旅、教导七旅、民军第一旅在拓展了根据地之后,依旧每个旅下辖三个步兵团,但是每个步兵团却增加了一个步兵营!”
“我当时在会议上提出来的是,每个团的作战人员保持在2500人上下即可,另外单独从地方武装及民兵队伍中挑选兵源,组建了五个基干团,人数在800人左右,基干团武器装备略差,但是打打辅助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这是我在扩编会议上说的话,他们几个旅长是怎么执行的,私下有没有超额扩编,我就不是很清楚了!”鲁西军区的杨**最后这句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
在场之人对视一眼,诸如李云龙等人均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与国军部队不同,国军部队只会出现吃空饷、喝兵血的情况,而八路军的部队武器装备及后勤供给半靠自理更新,从敌人手里缴获,半靠上级拨调,这还是在名单之上的部队,那些独立发展,远离上级的部队基本上只能靠自己。
之前周维汉统一让各团上报过编制,又曾派参谋处到各团进行实地调查,以李云龙的新一团为例,班排一级的确符合标准,但是到了连一级的作战单位,连部普遍多出来了十到二十几个人头。
营级作战单位多出来的人员更多,团一级索性不藏着掖着,新一团有特务连、侦察连、警卫连、干部连、辎重连、战车连、汽车连等名义扩编了队伍,更离谱的是,新一团辎重连居然有四百多人,全员配备了武器装备。
“周维汉,到你了,我可是知道,不管是太南军区还是冀鲁豫军区,你多次让下边人上报人员编制,你可别说你也不清楚!”副总参谋长没好气的说道。
“参谋长,您一直在河泽,什么事能瞒过您的眼睛?”周维汉笑道。
这一点副总参谋长倒是没有说错,对于各军分区下属各团各营的大致人数,武器装备、布防情况,周维汉可谓是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
冀鲁豫军区下辖的四个军分区兼四个新编旅,鲁西南军分区即新六旅直属部队有新一团、独立二团、鲁西南骑兵团,以及军分区直属队以及40团、41团,兵力达到将近9000人左右。
独立二团、骑兵团以及军分区直属队驻扎在定陶、新一团在城武,41团则是在曹县。
直南军分区即新二旅直属部队有一团、独立一团以及42团,人数在6000左右。
豫北军分区即新三旅直属部队有四团、独立四团,人数在最少,只有4000人左右。
漳北军分区即新五旅直属部队有三团、独立三团、冀南基干团,人数在6000左右。
另有军区直属,在河泽周边驻防的35团、36团、37团、38团以及驻扎在甄城的39团等五个步兵团,人数均在1500人左右,另有战车连、炮兵团、太南军区骑兵团,新成立的突击团、美式炮营,人数大致在11000人左右。
整个冀鲁豫军区的兵力算下来,大约有三万六千人,这只是主力部队,没有算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地方武装。
在听到周维汉的汇报之后,副总参谋长笑着点了点头:“你这个里面倒是没有多少水分,兵力不少,但是需要应付的日军也多,漳北、豫北、直南虽然不是主战场,但会被日军牵制一部分兵力,这是不可忽视的事实!”
“所以我建议,是不是从太南军区调一两个主力团过来充当预备队,毕竟这样把握大一点!”副总参谋长说道。
“我的确有这个打算,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我太行根据地不在日军的大扫荡的目标之内,但是为了防止突发事件发生,我打算将太南军区五团、29团临时抽调过来,太南一分区以及二分区的部队还是要以防备日军以及二十七军为主!”
“有些话还是要说的,难不保国军就与日军在私底下打成了协议,这两年咱们八路军发展太快,这两股势力均视咱们八路军为心腹大患,不得不防啊!”
“同时太南二分区的几个团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对平汉铁路展开破袭,甚至可以独立第一混成的日军进犯我直南根据地的时候,对安阳县城发起攻势!”周维汉说出来心里的打算。
“好,就这办,作战会议就开到这吧,回去之后抓紧筹备,各路日军预定的进攻时间是四天之后,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副总参谋长最后说道。
由于冀鲁豫军区以及鲁西军区都有成体系的领导班子,副总参谋长虽然亲自在河泽坐镇指挥,但是起到更多的作用则是对两个军区进行统筹协调,并没有将军政大权牢牢把在手里。
话分两头,作为日军的代表,花谷正在让出一定的利益之后,终究是与阎老西打成了口头协议。
晋绥军保证不会主动出击,日军则是会抽点一部分临汾周边的日军主力秘密北上,参与到围剿晋察冀根据地的大扫荡之中。
八路军总部对此并不知情,但是老总等人怎么会对南线的日军视若无睹呢,提前预判了日军的路数。
所以八路军总部命令太岳军区所属部队光明正大的向着接壤的日军防区运动,借此牵制南线的日军,使其不敢大胆的抽调部队。
同时总部亦给第一战区发去了电报,表明了八路军要对南线的日军发起攻势,同时邀请中条山的国军部队共同出击,收复失地。
以往,这等重大机密往往是副总参谋长亲自前往,原因则是第一战区内部日军的鼹鼠太多,差不多被渗透成了筛子。
往往重大机密,第一战区长官部刚刚获悉,转眼就传到了太塬,在情报获取上处处受制于日军。
邀请国军共同出击,收复失地,乃是D政委提出来的,为的就是通过第一战区,好让日军及时得知八路军要对南线日军发起攻势的计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