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死亡赔偿金

第七百三十六章 隐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庙祝们也清楚,今晚是他们实力最为薄弱的时候。
大量的庙祝需要前往撑天山进行祭祀。
只有十来个庙祝能够在外活动,还需要同时守卫两个地方。
问题是这两个地方都不容有失。
一个地方埋葬着十几把妖兵,一旦让人获得了这些妖兵,那么势必会让骚乱进一步扩大。
另一个地方存放在祭品。
祭品是重中之重,无论如何都不容有失,他们是明天献祭的关键所在。
一旦正式祭祀失败,那么到时候才是真正的灾难。
这个老年庙祝叹息了一口气,然后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墓葬群这里有着许多巴掌大的黑色石块,每个石块上面都有着一个手印或者足印。
从这些印记上看来,他们的主人,大多都是六到七岁的孩子。
密密麻麻的黑色石块,在这里铺满了一地。
这里属于禁地,一般的人不被允许靠近这里。
所以现在这大量的脚步声,自然便是讨伐队的人。
他们看着这些黑色石块,只感觉到浑身发凉,然后便是一股难以诉说的怒火。
如果每一块石块,象征着一个被献祭的孩子的话,那么这里估计有着数万块黑色石块。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量,代表着这种每年一次的献祭活动,已经进行了数百年。
无数的孩童,在懵懂无知之中,便被带到这座山上献祭掉。
哪怕是人类崛起势力,此刻也感觉到自身的怒火在高涨。
哪怕知晓这里是幻境,但是这种毫无人性的行为,总会激起人类本身最为纯粹的怒火。
“讨伐队的人么?”年老的庙祝却在这个时候,从墓葬群对面的一个山洞中走了出来,口中冷静的和这些不速之客打起了招呼。
“还真是熟悉的目光啊。”这一声招呼,让讨伐队的众人,将他们那饱含杀意的目光聚集在了庙祝的身上,但是年老的庙祝对此却还笑了两声。
“当年我也和你们一样,对这里满是愤怒。”
“不过……”庙祝还未说完,便有着数根箭失向着他飞射而去。
“闭嘴,老狗!”暴怒的讨伐队成员们,对着庙祝发动了攻击。
葫芦道人倒是对年老庙祝的话语比较感兴趣。
可惜的是,正义的伙伴一般比较冲动。
毕竟热血少年,没办法冷静下来和敌人进行交谈。
年老的庙祝也是一脸可惜的模样,一挥手,所有飞向他的箭失便全部停在了半空中。
庙祝虽然都能从山中神那里获取力量,但是这份力量也是不同的。
初次参与祭祀的人,只能获得造物的能力。
制造一些简单的自身熟悉的事物,对于这些事物没有什么控制能力。
随着参与祭祀的次数增多,庙祝们的实力才会逐渐强大并且丰富。
慢慢的出现控制自身的能力。
这个阶段的庙祝才能凭空飞行。
随后这种控制能力会从自身蔓延到自己的造物上,然后进一步蔓延到任何事物上。
单单控制高速飞射而来的箭失这一能力,就不是那些年轻庙祝能够掌控的。
年老庙祝一摊手,这些箭失便全部倒射回去。
落在了讨伐队众人的身前。
他并未以此来攻击众人,然而继续说道:“我曾经也和你们一样,对这一切充满了愤怒。”
“甚至我曾经也是你们之中的一员。”
“类似的队伍,每隔几十年,总会出现一次,上一次我就在其中。”
“那个时候,我们的规模甚至比你们还要大。”
“不过最后我们却大多放弃了行动。”
“山中神并不是众生的敌人,相反,他是众生的守护者!”
“一个吃了数万孩童的守护者!!”不过对于庙祝的说法,讨伐队们并不认同,也不可能去认同。
类似的说法,其实早就有流传。
比如葫芦道人看到的那本神话传说,其中便说山中神是支撑起天空的神人。
因为他的存在,星河才没有继续倒灌。
只是这种说法让他们这些感受过切肤之痛的人,怎么去信。
能够加入讨伐队的人,要么是被‘买走’孩子的人,他们以为孩子是去给人做奴仆,却没有想到是去做祭品。
要么便是因为交不出钱,或者交的不够多,庙祝不出手,从而遭受过天灾,家破人亡的人。
他们切实生活在苦难之中,并且在首领将一切告知之后,便坚定的认为,造成这一切苦难的就是山中神。
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去相信山中神是庇护众生的神,那不可能。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去将那邪神讨伐掉!
“神兵就在里面,和我一起上!”一个讨伐队成员也不愿意再和这老神棍多说些什么,手持着兵刃,便带着人直接向着对方冲去。
他们并没有被之前那批倒反回来的箭雨给吓到,其中不少人更是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悍不畏死的向着老庙祝挥动着自身的刀刃。
“诶,你们其实都是不错的人,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杀死你们!”老庙祝叹息一口气,身边大量的兵刃凭空生成。
不过他随后眉头一皱,这些兵刃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面盾牌。
一根藏青的长箭被已经飞射而至,撞在了那盾牌上。
“冯鹤生!”老庙祝喊出了首领的名字,眼中满是惋惜:“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想的,只是没有办法,杀一救百,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你如果有着怨气,当年的命令是我下的,我可以任由你处置。”
“只是那些妖兵真的不能动用。”
“你这样,只会让一切变得越来越难以收拾。”
只可惜的是,除了混在其中的人类崛起势力,没有人愿意再去理会老庙祝说些什么。
就算知晓老庙祝或许另有隐情,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他们获得力量。
他们也不可能因为敌人的几句话,就无视掉这里数万孩童被献祭掉的事实,从而停下行动。
不管如何,只有获得力量,才有更多的选择权。
双方再也没有交流,挥舞的兵器,便是仅剩的互动。
今天必然要争个你死我活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