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E品中文 -> 修真小说 -> 长生志异

第六百一十章 菩萨杀鱼,魔子受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万针落地,尽数扎透天符大圣周身穴窍,将之好似一条死鱼般钉在那大地砧板之上。
听得他的威胁唾骂,鱼篮观音面色毫无变化,踩踏而来,轻笑道:
“天符大帝之名,吾倒也听过。”
“若本尊在此,或者你这尊分身携诸宝而来,吾许还忌惮一分。”
“奈何你孑然一身,还挨了那秘魔崽子一记【绝祟】,于吾而言,汝已是大补之鱼肉也。”
“莫挣扎,这便送你解脱。”
话罢时,一身紫黑皮,百臂持神兵的女菩萨已至那砧板前。
哗啦一下手臂齐齐挥舞,诸如“杀生刀”、“斩业剑”、“剖魂刃”、“剔骨尖”等等神兵魔物,都朝着天符大圣那被钉死的法身招呼。
后者好歹也是神魔分身,虽被接连暗算,仍有挣扎余力。就见其一边怒骂鱼篮观音是贱婢,一边则不断将体内瘟毒生灵、异物都喷吐出来,试图延缓鱼篮观音的动作,救一救自己的性命。
分身,也是惜命的。
自其体内吐出的瘟毒物,无一是好相与的。
纵是神魔之躯,若不小心中招也得喝一壶,受些痛楚。
怎奈何,鱼篮观音不在此列。
当年【观音大士】这位诸天佛教中的大神通者炼出这等分身,本意是慈度苍生。
七屠菩萨虽学全,却只可算是东施效颦罢了,好好一尊度苍生的菩萨分身被她炼成专门用来屠戮苍生的,可谓是正佛逆修,将道途走绝了去。
这狠辣菩萨见眼前鱼肉吐秽,非但不避,反而是愈加兴奋喊道:
“好好好!”
“多吐些,若遵照以往规矩,似汝等这般脏污恶物被吾捕捉,当要收入鱼篮,在掺了净魂砂的七屠水中先养个十年,待养干净了再来斩杀,剥皮剔骨,那才好入口。”
“如今你主动吐秽,倒省了诸般功夫。”
说是这般说,鱼篮观音倒也没有主动去触碰那些瘟毒恶物。
而是隔着距离,不断从鱼篮宝贝中唤来蕴满杀意的【七屠水】,将那些秽物以及从天符大圣体内淌出的猩血洗干净。
过程中,天符大圣发出一道道前所未有的哀嚎。
能让一尊神魔分身这般痛苦,自不是没有缘由的。
那看似洁净的七屠水,实则充斥七屠神性,任何生灵沾了都好似受那千刀万剐之刑,若身上、魂中有伤势,那痛楚直接就要增加百倍千倍,也难怪天符大圣会受不了了。
……
如贾秋奇、赵六甲这些得了神魔好处的土着卷族领袖,也就是所谓的【神魔灵修】,都有强大的神通手段。
可惜他们的力量完全无法介入这种等级的厮杀,贾秋奇这信徒,听得主子的分身哀嚎不断,有心去助一助,亲率百万天符军杀将过去,欲将主子救出,至不济也要毁去几百根天意杀生针,好让主子脱困。
奈何,凡人也好,卷族也罢,接近战场者十死无生。
随便一瓢【七屠水】泼洒过来,便好似山洪海啸般,瞬息淹没数万人。
水中,那数万天符兵卒直接受刑,生生被痛死。
未有多久,百万大军损失惨重,却连鱼篮观音的一点衣袖都没触及。
后者也根本不理会那些凡人,虽说也算是一口肉,但如今有大鱼正在处理,小虾米皆可放过。
尤其另一头,她始终盯着的那条真大鱼,秘魔崽子并未能趁势逃走,而是被【赤绳郎君】给牵制住了,二者厮杀的难解难分,正给了鱼篮观音时间。
“好,趁着那魔崽子被缠住,先宰了天符大帝的分身,吞吃后,补一补有些亏空的法身。”
“再去将那两条大鱼一并抓了宰了,魔崽子味道想来不错,至于那赤绳神君的分身……这厮不大好惹,不若给他逃离的一次机会,若最终没逃掉还是被我杀了,想来那神君也怨不到我头上来。”
不得不说,鱼篮观音想的很美。
可惜,陶大魔子并不同意。
战场虽混乱,实则全在其掌控之中。
赤绳郎君作为域外神魔【赤绳神君】的分身,哪怕没带来一件法宝,依靠着从本体处学来的诸多神通异术照样不好惹,但要阻拦战力全开的陶大魔子却是做不到的,他之所以未走,还大张旗鼓唤来万魔法身装蒜,自是为了麻痹这二人。
等待一个时机,再暴起施为。
这时机,来的极快。
天符大圣被陶潜偷袭遭重创,又失了先手被鱼篮观音钉死,接二连三,挣扎许久后,耗了菩萨诸多手段后终究被彻底弄死。
就那大地上,一神魔般的尸体躺着,其已被开膛破肚,斩成数段,身下血流成河,砧板外秽物狂欢……任何人见得这一幕,只怕都要赞叹:好一副《菩萨杀生斩业图》,该在十八层炼狱见得才是。
一应处理干净,鱼篮观音一条条手臂又探出,径将分割好的“天符大圣”往口中送服。
就在鱼篮观音迫不及待要品尝美味时,倏然有陶大魔子的厉喝传来:
“孩儿们!”
“就在此时,动手。”
这两句出口前,那高达两千丈的万魔法身竟是骤然爆碎。
满是血污的战场之上,漫天桃花瓣飞舞而出,径将炼狱拖入仙境……啧啧,即便到了这个当口,陶大魔子依旧不愿意放弃【桃花神魔】这个幌子,非要搞这等场面出来装蒜,可见其全身上下唯口窍最是梆硬。
便是在花海中,数不尽的魔头蹿出,将【赤绳郎君】淹没捆缚。
捆缚的方式,颇为特别:就见魔头们各自择选了一条条大白肉虫子,手脚并用,抱了个严实。
众魔得逞正欲开口邀功,可很快就见得赤绳涌动,神光肆虐,魔头们纷纷慌张大喊起来:
“不妙不妙,老爷快快救命,这神魔分身胃口好生大,她将想着炼化我等,为她所用。”
“老爷,这贼厮之手段好生诡异,她将要将我与那律令魔配对,那小东西速度奇慢,如何能配我星吒童子?”
“老爷快来,这厮要施法将我等雌化,再送给那些粗鲁力魔折腾,我等虽是心魔,却从无淫心呐。”
“老爷,这厮着实无耻,竟要施法将我等替身魔各自捉对,分化阴阳,这分明乱我等道心之举,要命啊。”
“老爷不必来,这郎君好生康慨,竟给了我们欢喜魔,一魔一位老爷,极好极妙,老爷的身子实在是太香了……”
……
前面几句还好,听得最后,陶潜面色一黑,下手顿时更快。
诸天魔网再度祭出,将暂时动弹不得的【赤绳郎君】捆了,而后往鱼篮观音处扔去。
扔过去的瞬息,还抽冷子又给了赤绳郎君一剑。
“祸乱阴阳,滋生孽缘。”
“郎君之道为世上异类,合该受我一记【屠异】。”
赤绳郎君正施法炼化诸魔暂动弹不得,她本也不放在心上。
盖因她的神魔之躯颇为特殊,本真乃是那无尽赤绳,而非那些白花花的血肉。
纵然陶潜将之斩成亿万块,她也受不了丝毫伤害。
因了此,赤绳郎君颇不在意。
她又哪里料得到,诸般底细早被“演天虫儿”窥了个全,这一节也还是一样。
她更料不到,陶大魔子先学全《秘魔舍身剑》,又得斩孽剑,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得了秘魔宗那位堪称无敌的二代祖师【舍身剑魔】的衣钵传承。
被他窥了根脚,自要尝到这世上最克制己身的剑意。
于是乎,在赤绳郎君正要开口反驳时,一道赤红好似煌煌大日般的骇人剑环,倏然撑开,那一根根无比坚韧,可受世上诸多仙兵神器砍伐噼斩的赤绳遭了灭顶之灾,眨眼便被那可屠戮世上一切异类的剑意摧残至极限。
伴随着“嘣嘣嘣”的异响,赤绳断裂至少半数余。
她非但被迫放弃炼化百万魔头,更受创极重,被陶大魔子一甩,径直落上鱼篮观音那满是血污的砧板之上。
两尊神魔分身,登时对上眼。
一位受创,躺的颇为平整。
一位处理好了鱼肉,正欲品尝。
同时,陶大魔子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再次传来:
“菩萨不必客气,此是晚辈的第二礼。”
“你我好歹也在梦中有过一遭,怎能不赠些好处,凡俗娶妻也得给些彩礼不是。”
“这郎君受了我一剑,伤势不比天符大圣轻,不若一道吃了吧。”
“菩萨且安心,晚辈看着你吃,绝计不再跑了。”
说罢这些,陶潜为了显示诚意,果真没遁走,先将百万魔头收回万魔葫芦,甚至与将斩孽剑也一并收起。
笑眯眯的瞧着眼前,似是想亲眼看着鱼篮菩萨将赤绳郎君也当做大鱼给宰了吃了。
这变故,实在令人想不到。
鱼篮赤绳二魔,都是怔了怔。
旋即,各有不同反应。
赤绳郎君最是慌张,第一时间便要施法遁离那凶险之极的砧板区域,一边逃,一边喊:
“菩萨莫要受这秘魔子蛊惑,你我并无仇怨,正相反本座前来乃是为了助你擒住这厮,你怎可伤我。”
“这魔崽子必有后手,想是要借菩萨之手,剪除了我,再单独对付你,莫要上当啊。”
“再说菩萨也知吾主乃【赤绳神君】也,损她一尊分身,只怕要结怨。”
听得这两句,一旁的陶潜毫不打算反驳,只是大笑瞧着。
果然,鱼篮观音仅仅只犹豫了一刹,马上便下黑手。
就见得那已经空出来的一根根“天意杀生针”暴雨般激射而出,顷刻间将赤绳郎君留在原地。
观音一笑,朗声再道:
“无需慌张,这秘魔子早便是我篮中之鱼,跑不掉的。”
“至于你,本座未见得什么【赤绳郎君】,什么神君分身,只见得一条红锦鲤不小心跃入我鱼篮之中。”
“好好的红鱼儿竟受了些伤,不如便……吃了吧。”
话罢,鱼篮观音那持着诸多恐怖神兵的手臂再度扬起。
看情形,她显然是想杀第二次鱼。
如此,先前天符大圣尸体变作的新鲜鱼肉便暂时吃不得。
菩萨倒也警惕,虽吃不得却也没随意放置,而是一边分心镇压赤绳郎君,一边又死死盯着陶大魔子防止他搞事,旋即小心翼翼将那一块块山岳般大的“鱼肉”往自家宝贝鱼篮秘境中放。
她这处置,无甚破绽。
怎奈何这诸般反应与变化,早被演天虫儿推演出来,陶潜照着行事便可。
于是就在鱼篮观音分心存放鱼肉那一瞬,变故倏生:
随着陶潜故意且突兀的一道口哨声,鱼篮观音背后的虚空中骤然荡漾波纹。
窸窸窣窣,令生灵不适的嘶吼声响彻,一条条细犬由虚化实飞奔而出,竟是悍然咬穿虚空,闯入鱼篮秘境,从菩萨手中将那一块块鱼肉尽数叼走。
虽说鱼篮观音有非凡巨力,但此变突兀,且源海魔犬的神通实在诡异难防,一个恍神,竟真个让魔犬们得手了。
见这一幕,先前还承诺要留下来看杀鱼的陶潜,立刻毁诺。
转身遁走的同时,再度刺激鱼篮观音道:
“多谢菩萨馈赠,晚辈愧领,这便告退。”
“若菩萨再想见我,梦中呼我名讳就可再续前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